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南财学霸去哪儿去喊学渣起床看书

2019年06月15日 栏目:法律

南财“学霸”去那儿?去喊“学渣”起床看书中国江苏11月26日讯(通讯员戴文悦刘北洋)“学霸,学霸,你要去那里呀?我要和学渣一起看书啦。学

南财“学霸”去那儿?去喊“学渣”起床看书

中国江苏11月26日讯(通讯员戴文悦刘北洋)“学霸,学霸,你要去那里呀?我要和学渣一起看书啦。学渣,学渣,你为啥高兴呀?一起努力就会进步啊!”近日,这首“友好版”《学霸去那儿》在南京财经大学走红。继北京大学开创的“起床协会”火爆南北后,南京财经大学“起床协会”引领潮流,牵线“学霸”提供“叫早服务”,为广大“学渣”带去福音。

“学渣”遇上“学霸”,起床“再也不怕”

“每天都想早起,可到了早上要么听不见闹钟,要么按掉闹钟继续睡。”这让南财大保险专业的学生席俊磊苦恼不已。而金融专业的马立上个星期也因为“一觉睡到了10点”,睁眼后惊愕地发现自己不但“错过了老师点名”,而且“没能赶上课堂练习”。

随着气温降低,同样的烦恼发生在越来越多的“起床困难户”身上,他们表示“被子仿佛生了病,怎么也离不开我”。为救助广大“学渣”,“南财大床协”在本周开启了“学霸叫早服务”。

为席俊磊提供“叫早服务”的小伙伴是来自贸易经济的李慧玲。采访得知,她每天六点半起床,上课从未迟到过,连年获二等奖学金,为了近期的会计考试已连续三个周末泡在图书馆。

“其实自己也不想起床,能在床上多待一分钟是一分钟,但是因为想考研,所以努力克服惰性。叫别人起床有种感,既帮助了他人,也督促了自己。”李慧玲也坦言,刚开始喊别人起床略尴尬,喊了几次后“挺有成就感”。而席俊磊表示自己在正确的路上“大步向前”,“早起确实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学习。”

国会专业的黄欣悦同学在“不那么客气地”喊马立起床后,则表示“以前不理解为什么有人早上起不来,因为生物钟在那儿,到点就醒。现在喊别人起床觉得挺开心。”[1][2][3]下一页“学渣”遇上“学渣”,总有人变身“学霸”

“周一女喊男,周二男喊女,轮流直到周六。”这是管理科学与工程学院的金梦雨和金融学院的朱鹏威这对“起床搭档”定下的协议。

据了解,由于“学霸”受到“学渣”“疯抢”容易售罄,所以“学渣”与“学渣”也会随机配对,自行商议谁来“叫早”。

“以前早起非常困难,现在6点就迷迷糊糊醒了,就怕听不见或者忘记打。”朱鹏威表示,“早起的习惯是逼出来的,希望这个学期克服困难,好好学习一把。”

而自从和妹子结成“起床搭档”后,朱鹏威享受到了“慢慢吃早饭”“节课不再迟到”“上课坐前排,感受浓厚学术氛围”等一系列“学霸待遇”。当早上一二节没课、叫妹子起床之后,他甚至开始去图书馆占个座,“早上看书效率一个字,高!”

刚大一的金梦雨还在“努力沿袭”高中时的生物钟,但是“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不过每天喊一个不太熟的人起床,有股莫名的动力。”她接受采访时说。前一页[1][2][3]下一页“起床协会”背后的“渣霸二人组”

“南财大床协”主页上一篇日志这样写道:“我们必须健全体制机制,形成以霸促渣、以霸带渣、霸渣一体的新型霸渣关系。”

辗转获悉,“起床协会”正是在信息工程学院的学生董亚荣和营销与物流管理学院的夏知羽——这对“渣霸组合”的努力下,得以成功“出世”。

董亚荣每天六点半起床,即使周末也从未超过九点。“起床后看、背单词让我觉得充实、有能量。”曾经拿到一等奖学金的她无论选修课还是专业课都“虔诚”对待。在“床协”之前,热心的董亚荣已有多年“喊床经验”。“担任班长的时候,我经常打叫醒赖床的同学。”“刚进大学那会,一位高中同学的妈妈也让我督促她的孩子起床。”

夏知羽每天早上被室友“拍醒”,却又时常“起床失败”。在上个学期“亮了红灯”后,夏知羽下定决心“day day up”。同时,他觉得帮助那些和他一样,想要努力学习却起床困难的‘学渣’们“功德无量”。

于是,“想要助人”的学霸和“想要改变”的学渣展开了一场“学霸牵手学渣”的“邂逅”。“我希望床协不止于起床,而是能让有上进心的同学朝着梦想共同努力。”董亚荣说,“因为我们相信唤醒的不只是身体,还有灵魂。”

原标题:南财“学霸”去那儿?去喊“学渣”起床看书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网站建设入门知识大总汇
微信怎么做商城
全国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