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葬青鳞 第五十五章 脱凡化神之时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故事

葬青鳞 第五十五章 脱凡化神之时“羽化登仙去,异起归来时,八方宗门起,青鳞遥无期,脱凡化神时,留有苍穹术,更待青鳞有缘人!”梦境中初阳

葬青鳞 第五十五章 脱凡化神之时

“羽化登仙去,异起归来时,八方宗门起,青鳞遥无期,脱凡化神时,留有苍穹术,更待青鳞有缘人!”梦境中初阳似乎看见青袍老者负手而立于云端之上,老者白须飘飘,慈眉善目,和蔼的俯视着初阳,这句话正是出自老者之口。

“嗯...”初阳呻吟出声,睁开惺忪的双眼,正好看见身着紫色长裙的幽儿娇羞的容颜,一旁还站着一脸尴尬的天明和倩儿两道熟悉的身影。不顾四周异样的眼神,环顾四周,大厅处处充满金属的味道,大厅上位王座,旁座,灯具,装饰,哪怕是初阳此时此刻所躺也是金属台,只是更加柔软上几分罢了。

“哈哈,看来本王来的正是及时啊!本想来看看我家幽儿,这殇也是正好苏醒!”达达鲁身影还未出现,粗犷的声音便是自金属门外响起。

“爹爹来此所谓何事?”幽儿眉头微皱,若达达鲁有这般好心也不会将她像犯人一样看管着。

“哈哈,看来我家小幽儿并不欢迎我这个爹爹啊,爹爹此番过来可是有喜事告诉小幽儿哦”达达鲁用自己宽大的手掌轻轻揉了揉幽儿的头。

“木基,来给公主好好讲讲,此番我们所谓是何等好事!”达达鲁挥挥衣袖,坐在王座上俯视着下方众人。

“是!”木基一步迈出单膝跪地,双手作揖,“就在方才,我与小基派去青龙渊勘察的士兵已经赶回,此番青龙渊提前爆发,却并未伤及性命,只是将其内众人喷吐而出,此事本就蹊跷,而更蹊跷的是原本残破的青龙渊石碑下却出现了未知的神秘字体,青龙渊一层,二层炎潭更是消失并不见,取而代之是通向下的古老石梯,石梯尽头一道高数丈的石门伫立,石门两旁两座巨大的石龙盘踞。”

讲到此处木基情绪明显兴奋起来,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属下以为,此石门或许方是真正的青龙渊,一个假的青龙渊便让我族受益匪浅,若能窥的这真正的青龙渊宝藏,那我族定会平步青云!”说到这里并没有人发现木基眼中的狠厉与野心一闪而过。

“哈哈,小幽儿可听见了?爹爹今日来此,正是要将这天大的机缘分与你的这三个侍卫,若是他们有所突破,幽儿的安全爹爹才放心啊!”达达鲁扶着王座,身体微微前倾的笑道。

“幽儿谢过爹爹!”幽儿略微欠身表示谢意。

“尔等三人还不快快谢过大人!”木基二人见初阳三人平淡的站在原地,向着初阳三人怒吼道。

“放肆!公主的贴身侍卫可是你二人能够随意大吼大叫的!”达达鲁故作微怒,对着王座扶手一拍而起!

“小幽儿,爹爹此番过来便是要带着他们三人前往青龙渊。”达达鲁将目光转向初阳三人再次看向幽儿。

幽儿两目光投降初阳,内心闪过一丝挣扎,她只晓此番青龙渊一行乃是百年不遇的机会,但同时也凶多吉少,可若将初阳三人就在她身边最终也会被一点一点蚕食殆尽,哪怕最终保住了性命,怕也只是废人一个。

幽儿咬了咬牙看向达达鲁,似下定了决心一般,道:“爹爹,初阳三人今日便是交给您了。”

说完便将目光投向木基与小基二人,眼神中充满着威胁,“你二人若是敢使什么绊子,休怪本公主无情!哼!”

“爹爹,女儿身体有些不适,先行告辞歇息去了。”幽儿朝着达达鲁微微欠身便款款转身迈着细步离开。

“跟上!”

达达鲁见幽儿已经离开,此时脸上哪还有一丝笑意,轻轻瞥一眼初阳三人冷冷开口便向外走去。

跟着走出金属大门初阳才发现他身处是怎样一个地方,看向身后,那是他方才所在,竟是一架梭型战舰,战舰顶部是全透明半球形穹顶,放眼望去这样的战舰成百上千,而在这些战舰中央拥护着一架更加巨大,如山岳般的巨型战舰,甚至山岳在其面前都略显渺小。

初阳心中狠狠震动,若是这些战舰对青麟国发动进攻,那将会是何种惨烈的景象,心里一瞬揪紧,浓浓的危机感充满了心间。

很快初阳便跟着达达鲁来到中央母舰穹顶处,放眼望去,整个基地一目了然,处处是飞行器,处处是巡逻军队,一切都是那样井然有序,而初阳心中危机也更加浓烈了。

穹顶处,初阳很快便被安排进去一个,密封金属仓中,几个呼吸后边听见金属仓外剧烈的破空声,接踵而至的便是强烈的失重感。

青龙渊入口上空一个个黝黑金属仓从天而降,“砰砰砰!”一阵爆炸声后金属仓狠狠的砸在地上,降落处形成一个个巨大深坑。

金属舱门打开七荤八素的初阳摇摇晃晃扶着门框出来,不等清醒便被飞来得绳索一卷,带到了青龙渊入口。

只见入口处人山人海,四周更是各种装甲,机械驻扎,可放眼望去,除去狂狮,木基与小基三人,这万人之中竟再无入煞之人。

初阳眉头微皱,从中他已是看出些许端倪,“说是机缘倒不如说是敢死队,自己这一行人怕也就是个探路小队罢了,若猜得不错,之前前往打探的小队已经全军覆没,而四周装甲器械怕不是保全,而是以防逃跑!”初阳心中警惕起来,踱定要寻个机会告诉天明与倩儿。

不远处木基看着初阳皱眉警惕的样子嘴角缓缓上扬,心中大快,“发现了又如何,你等不过区区小白鼠,待确保了安全,此行此处便是你们的死期,届时再告诉公主你们死于意外,啧啧,想必公主也不会责怪我等,而这机缘我等便是近水楼台!”

机缘的诱惑下众人很快便来到青龙渊石门前,两旁卧龙栩栩如生,龙牙之上暗红血迹隐约可见。

“这青龙渊石碑之上神秘字体,已被被破解少许,而这少许便是打开石门的关键,需以青鳞血脉精血数滴祭之,石门自会打开!”木基环视一周淡淡开口。

“青鳞血脉?我等何处去寻这青鳞血脉?”

“这特么的是玩我们啊!”

“看来今日注定无缘于青龙渊宝藏……”

木基一阵怪笑,目光划过每一个人的脸庞,“咯咯,这青鳞血脉各位无需担心,我族便是混入不少青鳞奸细,而此地便有百人青鳞奸细!”

木基的话顿时引起一阵骚动,一片哗然,不敢想象青鳞人竟会如此胆大包天,当真以为灯下黑,今日便要将这些奸细尽数歼灭!

众人正警惕四周时,木基单手一挥,一座方鼎从天而降,震起一片灰尘,紧接着一群黑衣人出现,穿插在人群之中,不时从中扔出一个人到方鼎之中,一阵震动之后,方鼎内只剩下一丝青红色血液。

不需木基解释,众人。一眼便看出这些被扔出的人便是奸细,因为青红血液唯有青鳞血脉才会拥有。

眼看着一个个人被黑衣人扔出,初阳眼中露出挣扎之色,血液也是因为青红血液的出现而加速,一袭黑衣之下青色鳞片缓缓浮现,关节处更是缓缓形成骨刺。

而就在初阳发生变化时,最近的天明与倩儿率先发现了前者的变化,两人几乎同时大叫,“奸细!殇是奸细!”声音中透着憎恨,恐惧,还有着不可思议。

瞬息间,初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渭南市临渭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唐山工人医院怎么样
上海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临沂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雅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