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字典里来了互联网新词

2019年03月03日 栏目:养生

字典里来了“互联新词”作者:未知 来源:人民海外版词凶猛,是近年来人们对互联上产生新词语的直观感受。而当这些新词语进入了现代汉语词典

字典里来了“互联新词”

作者:未知 来源:人民海外版

词凶猛,是近年来人们对互联上产生新词语的直观感受。而当这些新词语进入了现代汉语词典,尤其是进入了以教学和规范为主要功能的学生词典时,又会对汉语教学和学习产生怎样的影响?

8月26日,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发布的第三版《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就是这样一部带着潮味的词典。而它广受关注的原因还有一个:这是国内首部全面贯彻《通用规范汉字表》的中型语文词典。

吐槽失联进词典

这版词典是8月26日上架的,当天就卖了好几本,现在已经没货了,只有样书。在北京望京新华图书大厦,书店工作人员小王告诉笔者。大部分都是带孩子来的家长,问得比较多。看这架势,得三四天才能补到货了。小王说。

这本卖得很火的词典,因为收录了上百条体现时代特色的新词语而引发社会关注。无论是互联热词吐槽、拍砖,还是媒体广泛关注与使用的细颗粒物、正能量、接地气,再或是一些诸如的新事物,都成为了规范词典词汇家族的新成员。

除了收录新词语,一些在互联上旧瓶装新酒的词语也在这一版本的词典中被重新释义。比如,去年在上大红大紫的土豪,原本是指旧时地方上的豪强,即农村中有钱有势的恶霸地主,而在这一版词典的修订中,对此增补了新的义项:今也指富有钱财而缺少文化和正确价值观的人。

什么样的词能进词典

互联每年产生的大量新词中,哪些热词能进词典,哪些落选,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比如,在此次词典的修订中,一些上使用频率颇高的词语,如屌丝、白富美、喜大普奔等,就没有收录在内。

我们的收词标准主要有两个,一是看这些词语是否在流传使用并稳定下来,二是看是否能进入群众的生活,同时具有一定品位格调。一些用法尚不稳定的新词,此次就未被收入。该词典主编、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咨询委员李行健如是表示。

毋庸置疑,互联新词正在显着地影响中国人的语言生活。

比如,今年5月29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的《2013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在125万个文本、12亿字次语料基础上筛选提取出的十大新词语中,来自络的就有土豪、女汉子、中国大妈、十面霾伏等,体现出互联新词的影响力。

北京大学中文系郭锐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词典应当与时俱进,互联产生的新词如果广泛地被大家接受的话,就应该收入词典。判断应不应该收,关键看使用范围。络词汇如果不单是用在络里,还用在日常生活中,已经被大多数人接受了,比如给力等词,连报纸上都使用了,那就应该收录。郭锐说。

络新词进词典是趋势

事实上,从早期电邮、博客,到微博、;从蚁族、草根,

字典里来了互联网新词

到给力、雷人;再到此次的土豪、吐槽,《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带有规范和标准意义的词典,一直在少量地、持续地收录互联新词。

互联新词对标准语的影响,在全世界范围也是一个共同现象。比如,在美国,一向被视为标准词典的《韦氏词典》前不久就收入了在社交站上被广泛使用的热词话题标签(hashtag)、自拍(selfie)和状态狂(tweep)。

社会语言学家认为,新词语是舆论存在的正常状态。络新媒体的出现,赋予了普通人将自创语言进行公众表达的可能。

语言的生命力在于使用。广泛产生的新词,能稳定下来进入人们日常使用习惯的并不多。因此,李行健表示,对于《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这一强调规范性作用的词典来说,今后还会坚持收录使用频率比较稳定的络新词。(申孟哲 金晓萌 孙易恒 舒梦倩)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