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轮回永叹 第六十二章 叛徒·警告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汽车

轮回永叹 第六十二章 叛徒·警告离开了灰宫告家,叶轻眠连夜返回了自己在学校附近的房子,开始打包行李及一切可以被追查到相关线索的物品。因

轮回永叹 第六十二章 叛徒·警告

离开了灰宫告家,叶轻眠连夜返回了自己在学校附近的房子,开始打包行李及一切可以被追查到相关线索的物品。因为断定在明天灵隐寺约见之前,钟铭等人不会再次行动,所以叶轻眠不紧不慢的做的很放松。

于此同时,在一家烟雾缭绕的小麻将馆里,白点点歪吊着眼,眯缝着眼睛摸着牌,随后一脸丧气的把牌摔了出去,烟灰掉在桌子上却浑然不顾,“又特么没用。”

一个年轻的小混混推开了小屋的门,对着牌桌上的几个人依次弯腰点头,“白哥,虎哥,七哥,东哥。”

“怎么着,什么事?”东哥有些不满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门口有个小孩,说要找白哥,好像有急事?”年轻人回答道。

“带进来看看。”东哥大手一挥,做主道。

旁边的白点点笑呵呵的没说话,但是眼睛一闪即逝的微眯了一下。“东子好奇心挺强啊,什么小孩,赶走算了,耽误打牌啊。”

“嘿,不耽误,咱这地方还头一次有孩子过来,哈哈,是不是白哥儿子啊。”东子的话让老虎和常七也生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打算看看来找白点点的小孩打算干什么。

不一会,年轻的小混混带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走进来,小男孩被屋子里的烟味呛的直咳嗽。

“说吧,什么事?”东子故作威严的沉着嗓子,对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略显紧张的咽了口吐沫,“我有点紧张,能喝口水么?”

东子指了指手边小桌上的茶壶,男孩道了声谢后举起茶壶,对着壶嘴大口灌了几口茶水。

“还他妈喝起来没完了?!”东子一把抢过茶壶,放在自己身边,推了一把小男孩,“说吧,怎么个意思啊?”

“那个…”小男孩依旧有些紧张的看着白点点,“那个…有个叔叔让我给你带句话。”

“给我?带句话?”白点点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的指了指自己。

“啊,对。”小男孩说道。

“说什么?”

“那个叔叔说,让你明天中午到灵隐寺飞来峰,跟其他几个叔叔阿姨一起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好像是摆脱山女士的办法,绝对可行。”小男孩深吸一口气,一下子把话全倒了出来。

“哦。”白点点眼珠转了转,摸着下巴简单的哦了一声算作回应。沉默了几秒钟后,白点点再次开口,“让你给我带话的叔叔叫什么名字啊?”

“叫…”小男孩思索了一阵,随后肯定的道,“叫灰宫告。”

“我知道了,真是辛苦你了小兄弟。”白点点走到小男孩面前,半弯着腰摸了摸他的头,“多大了?”

“十岁…”小男孩有些局促的站着,身子有些僵硬。

“好年纪。好年纪啊。”白点点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示意手下带他出去。

屋子里再次出现了麻将的声音,但白点点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老白,抓牌啦!”老虎敲了敲桌子提醒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么?”白点点冷笑了一声,抓起一张牌,在手指尖不断的旋转着。

“奇怪什么?灰宫告派人送个信而已嘛。”老虎随口说道。但是常七却停下捋着牌的手指,开始思考。

“两方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一个小孩子,我白点点不至于跟一个小毛孩计较。”白点点平淡的说着,突然站起,同时从桌底下抽出了一把手枪,熟练的上膛后,将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东子头顶,“但是对叛徒,我就没那么仁慈了啊喂。”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老虎和常七,两人皆惊惧而起,“老白你干吗?”

白点点没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绕到了东子背后。看不清白点点的东子身子变得无比僵硬,他知道自己脑袋后面,有一颗随时会发射子弹的枪口正瞄准自己。“白、白爷,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嘶...也保不齐真是误会呢。”白点点收起枪,笑眯眯的拍了拍东子的肩膀,“别紧张,咱们重新捋捋,要是我错了,咱白点点给你摆茶道歉。”

老虎和常七没有多话,十分凝重。

“老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也是个男孩吧?”白点点突然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老虎先是一愣,然后点点头。

“我家那臭小子,差不多也十岁了。”

“那你觉得,一个十岁的孩子,凌晨两点钟还不睡觉,并且出现在咱这地方正常?”白点点十分认真的问着老虎,同时再次拍了拍东子的肩膀,“你说呢东子?”

“我从小就父母双亡,跟姐姐相依为命。小时候穷啊,没得学上,没好衣服穿。嗨,别说你妈好衣服了,干净衣服都没有。”白点点给自己点起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完全忘记了主题,毫无边际的扯着从前的那点事,“所以啊,我对那些穿的特别漂亮的孩子总是会多留意一些,看看人家都穿什么衣服,然后羡慕一下,不过大多数,我真的会诅咒他们的,啧啧,小孩子的嫉妒心真可怕,也从来不知道藏着掖着。”

常七单手打开了一罐啤酒,接着白点点的话茬说道,“但是刚才的小男孩,衣着十分整洁,而且都是好牌子,这说明他家庭条件良好,不会为了生计发愁。”

“是啊,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往往也象征着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家里大人哪会让孩子像我小时候那样,成天成宿到处乱跑呢?”白点点说道。

“这、就算这样也说明不了什么吧?”东子辩解道。

“诶?!这就不对了啊东子,怎么还嘴硬呢?”白点点摆出佯怒的样子,“我问起是谁让他给我带话的时候,他先是犹豫,似乎在思考。这是正常的,毕竟只见过一次的人,记不住名字也很正常。但是随后就准确的说出了灰宫告三个字,从记忆模糊到突然清晰的完全脱口而出,不太合理啊我感觉。除非他早就知道这个名字,而之前的犹豫是在假装。”

“如果你们只是十岁的孩子,有个陌生人,大半夜让你们给另一个陌生人送口信。你们第一反应应该是什么?”白点点看向常七和老虎。

“我去他妈的,凭什么。”老虎道。

“我会觉得他有病。”常七道,经过白点点这么一说,两人也都感觉到了刚才的事情大有问题。

“还有,那个小孩进门之后,直接看向我,告诉我有人给我带话。难道不是先问问,这屋子里四个人谁是白点点吗?”白点点再次说出了一个关键点。“所以那死孩子绝对不是灰宫告偶然遇到被派来送信的,他分明就是灰宫告一系的自己人哦。”

“呵呵,白爷,你也想太多了,这都是没根据的事。再说就算那小子是灰宫告派来传信的,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啊?”东子刚要扭过头看向白点点,一个啤酒瓶嘭的一声轮在他脸上。碎玻璃划破了东子了脸,东子整个人也从椅子上摔到地上。

“你他妈傻啊?”白点点蹲在地上,看着东子,“你是古代人吗?想约我出去,不会发个信息吗?还让人传话,咋不飞鸽传书呢?”

“白...”东子刚要说话,却看见白点点把右手食指竖在唇边,做出了禁声的姿势。

“而且咱们这地方,一般也不放外人来。一个小崽子,连门都进不来吧。要不是东子你吆五喝六的**,他能见到我?那小子是灰宫告的人,却是你领进来的。那么你跟灰宫告最近勾搭上了吧?”白点点看向东子手边,小孩喝过的茶壶。“刚才他进来之后唯一碰过的就是这个吧?”

说着,白点点伸手抓向茶壶,同时踩住了同样想要抓过去的东子的手。

翻转茶壶,底座上粘着一个微小的窃听器。“哎呦我操我真是天才,这么厉害的推理,哈哈哈哈哈。”

白点点拉起倒在地上的东子,大笑道,“哈,东子,这回你服了吧?咱白爷是不是也有两下子?”

“白爷...”“嘭!”

枪声惊动了门外的人,门开了,一下子涌进了七八个人。

老虎指了指地板上尸体,“处理一下。”

东子是的尸体很快被搬走了,血腥的小屋里,有些沉默。

“老白,我不是很明白,灰宫告为什么要这么做?”

“妈蛋,我就说轮回游戏出来的没好人。我们几个都还没到时间回到轮回游戏,这孙子就开始跟我勾心斗角了,就不能消停消停,你说灰宫告这人怎么这么烦?!”白点点把半截烟胡乱怼在塞满烟蒂的烟灰缸里。

“老白你这是自夸啊?先把对手说的多厉害,然后还不是被你看破了,是不是这么个套路?”老虎说道。

“老虎...”白点点认真的看着老虎,叹了口气,“我真庆幸,有你的衬托,我都算是聪明人了。”

“什么意思?”老虎一愣。

“因为灰宫告根本没打算用这点小伎俩糊弄住我。”

一间阴暗的小屋里,一个女子靠在灰宫告身上。

“可是,您这么做,似乎漏洞很多。”

“太复杂了,我怕白点点看不破。”灰宫告一把搂过女子,轻轻吻了一下说道。

“怕他看不破?”

“只是警告他一下。不要管这个了,长夜漫漫,良宵苦短。我们却在这讨论一个痞子,多不浪漫啊。”

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南院怎么样
潍坊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南昌哪家医院最好
临沂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徐州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