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马英九我们不是不爱阿扁7z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网络

马英九:我们不是不爱阿扁台海9月9日讯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倒扁运动今登场,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昨天接受专访时,提出“以二次罢免为退场机

马英九:我们不是不爱阿扁

台海9月9日讯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倒扁运动今登场,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昨天接受专访时,提出“以二次罢免为退场机制”构想。他认为司法调查初步结果,人民已有心证,他建议民进党主动提罢免案,交由公民复决,两个月内解决;“这是为台湾解套的方式,也不失为朝野和解的时机!”

马英九表示,一旦“总统”涉案,街头结合“国会”的可能性会大为增加。

民主若垮台 变“香蕉共和国”

马英九坦言,再提罢免是要为施明德找个退场,如果开始提罢免,街头民众会觉得还是回到“国会”,这是民主的胜利;回到“国会”、制度,也证明台湾是成熟的民主。他警示说。群众运动如果走到包围“总统府”,就是“双输”,台湾会变成“香蕉共和国”,“表面上看起来很爽,但几十年的民主可能会一夕间一去不返,台湾不是第三世界的‘国家’!”

对倒阁、弹劾等途径,马英九态度则较为保留。他认为,倒阁对陈水扁没有影响,何况配套未过,“立法院”会出现空窗期,对选区有意见的“立委”也会不同意倒阁。弹劾则因为扁不会被起诉,所以没有办法确定违法,还要“立法院”三分之二席次通过、送大法官审查,程序相当冗长。

曾任“法务部长”的马英九认为,台湾高检署的侦办进度,扁本人已经“心里有数”,剩下来看怎么认定;“总统”也许有刑事豁免权,但他身边的人没有豁免权,包括扁嫂吴淑珍。如果扁嫂被起诉,“总统”的罪一定更重,情势将改观,会有人觉得“再拗没有意义了”。

马英九说,提罢免案是让人民有机会表达对陈水扁去留的意见,不是要民进党不支持扁,而且让民进党有个停损点,既然号称“民主进步党”,就应交给人民做决定。公民复决前,民进党仍然可以“护扁”,游说人民支持保扁,“罢免只是拿到张门票入场,谁输谁赢让人民决定!”

他认为,如果民进党宣示“本党是民主起家的政党,在此历史时刻让人民决定”,如果民进党可以这样,大家服不服气?“你看民进党的形象会怎么改变?会到国民党害怕、不知道怎么办的程度!”他的建议其实是冒险地把民进党的“制胜之道”找出来,民进党怎么处理陈水扁,会写入历史。

民进党越主动 加分越多

马英九说,因为群众上街头、高检署调查进度又已到全台人民产生“心证”的程度,他相信有很多民进党会松动,关键在30席的绿营“立委”。民进党越主动、加分越多,“我们不是不爱阿扁,但该让人民决定!”如果民进党这样做,二○○八年搞不好国民党还会选得很辛苦。

马英九直言,民进党若因陈水扁贪腐沉沦,国民党一党独大,对台湾与国民党都没有好处;“我不是矫情,我太知道没有监督就没有民主的道理。”

对外界认为,只要陈水扁、民进党继续烂,二○○八他就可以“躺着选‘总统’”,马英九反应强烈表示:“这对我个人是非常大的污蔑!我根本不希望民进党垮掉,虽然我有时不喜欢民进党,但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死敌,每天只想把它干掉;就像过去我和陈水扁是对手,但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敌人。”

看到扁女婿赵建铭被收押,马英九表示,他内心也常在想:“如果我是‘总统’,会不会也有家人涉及利益情事的同样情况?国民党能做得更好吗?我会去想这些,唯有藉由反省,才能从不一样的反对党身上,去期待不一样的执政党。”

“修宪换下台”说法 满奇怪

他强调,在目前这个环境之下,骂陈水扁、骂赵建铭的人,不多他这一个人;但是如果反对党主席一天到晚骂人,上台后又做一样的事,“冤冤相报、周而复始”,这个“国家”要怎么办呢?

马英九感叹,一个人有了权力之后就会腐化,主要是便宜行事、欠缺监督机制,“人不能只会能言善道、尖嘴利牙,遇到事情就推得一乾二净!”政党间只有彼此竞争才会进步,政治人物就要培养这样的胸襟,他相信民进党人不乏有头脑清楚、望治心切的人,知道个中道理。

他强调,“国会”提出罢免案,快的话年底前就可以公民复决,没有过关,任内就不能再提,扁安然到二○○八,“如果这样就是这是人民的选择,没话讲”;要是通过吕秀莲继位,还是民进党执政,没什么好忧虑的,好好规划后扁政局,想办法和在野党合作,让台湾经济搞起来,国民党也愿意。

至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谈好条件(特赦)的下台经验,马英九认为,也不失为一个退场机制,特赦范围可以不限于“总统”,但前提是扁愿意主动下台,在野党无权置喙,关键还是在执政党;只是民调多数似乎不希望扁被特赦。

马英九说,施明德活动唤起民众热情、司法调查向上发展,已经成功了一半;如果以扁下台界定为是否成功,可能不是那么恰当。尼克松下台也没有群众运动,当时参议院已决定受理众议院的弹劾案,尼克松遂决定下台展现风骨,为美国做一件好事,解决政治危机。

至于民进党内传出的“修宪换下台”,马英九表明不赞成,指这个说法“满奇怪的”,好像原本不要“修宪”、现在有对价关系;何况去年通过的根本还没实施,民众很反感。他认为“内阁制”可以讨论,适当时机应该是第七届“立委”行使一届后,若真的有问题,再来“修宪”,现在应落实双首长制。(千寻虹)

rohs检测仪厂家
不干胶印刷生产厂家
通电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