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紫血圣皇 第67章,九幽魔犼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旅游

紫血圣皇 第67章,九幽魔犼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那时恰好有一股劲的海风吹來。云烟四散。在彩色的云海中时隐时

紫血圣皇 第67章,九幽魔犼

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

那时恰好有一股劲的海风吹來。云烟四散。在彩色的云海中时隐时现。瞬息万变。犹如织锦上面的装饰图案。每幅都换一个样式。

这一刻天与海连成了一片。好像來到了一个金色王国。天地只剩下这一轮红日。它就像那世界之王。

那一刹那。秦墨突然有一种作诗的冲动。比在渭水河畔。比在入海口时。更加。他体内的世界也因此而涌动了起來。像是要伴随着这红日高升。而开泰为王。

姜寒霜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墨:“这个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刻要突破了。这博大的气息。只是开泰为王吗。”

“吼”一声巨啸传來。打断了秦墨的所有灵感。震动了整个天地。在那太阳之下。在那海底。缓缓浮现出了一头巨兽。

身长数万丈。虽是鱼身。却披着一层厚厚的红色龙鳞。腮边的鱼翅展开。如同大鹏的翅膀。

鱼尾平展如扇。却拉长了数百丈。头顶也生着翅。却如同一顶王冠。透着可怕的威压。

但恐怖的却是鱼头上那九颗黑洞。不停的旋转着。散发着一股令人无法抵御的魔力。连姜寒霜都是一阵失神。

它出现在海面。那一轮红日成为了它的衬托。海水分开。形成了一条万丈深的道路。它缓缓的御空游了过來。那股压迫感也越來越强。竟让秦墨有些双腿发软。

“十一星皇兽。九幽魔犼。”姜寒霜嘴巴打着颤。“这回我们玩大了。”

她是恐惧。因为这是最可怕的古兽之一。渭水河中那那头太一比起它來。简直一个是天上。一个在地下。只能仰视。

那打断秦墨突破的啸声也是这九幽魔犼所发出。此时秦墨的恐惧源自于内心。尤其是看那鱼头的旋窝。

“那是它的眼睛。不要看它的眼睛。那会让你失去所有的战意。”姜寒霜提醒道。

秦墨不是不愿意收回目光。只是他看到那旋窝时。不由的深陷了进去。就好像进入了泥潭。越想脱离便越是深陷。

“轰隆”一声巨响。西方突然海啸漫天。足有数万丈高。一道金色的身影站在海啸之上。俯视着日出下的九幽魔犼。似是在。

两股威压交织在一处。让秦墨与姜寒霜脸色更加难看。

“它其实早就知道了。从黄金巨猿踏入它的领地时。它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沒有出现。”姜寒霜颤抖着说道。

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那股压迫感。此时重伤的她。也难以抵挡。秦墨更是不支了。

“你说。这东海郡都是它的领地。你说。它一直关注着黄金巨猿。只是在犹豫要不要出來。”秦墨一脸惊悚。

姜寒霜点了点头。却沒有说话。脸上露出了苦笑。他们想算计黄金巨猿和皇兽。却不知道皇兽其实也在算计他们。

“东海郡。不是人族的东海郡吗。”秦墨很是不解。

“那不过是个笑话。东海郡是古兽的东海郡。是这头九幽魔犼的东海郡。”姜寒霜脸色十分难看。“平日里它不出现。只是忌惮于人族的更强者。但现在它出现。这里的一切都是它的。沒有人能够侵犯。”

“我们也是它的。”秦墨问道。

“沒错。是它的食物。”姜寒霜知道跑不了。因为她被两股强大的气息锁定。

秦墨不由胆寒。身体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不是他怕。而是这力量实在太强。即便突破人王。也沒有资格与之战斗。

秦墨突然展开了风雷之翼。说道:“我们跑吧。我的翅膀有虚空之力。让他们战斗就是。”

姜寒霜有些惊异的看着那对翅膀。却又苦笑道:“跑。往哪里跑。我们已经身在他们的领域中了。你跑不掉的。”

秦墨看向四周。感觉到所有虚空都被封锁了起來。脸色顿时很难看。

就在此事。九幽魔犼与黄金巨猿都停了下來。他们互相对视着。却沒有立即动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头黄金巨猿不对劲。绝对不是猿类进阶的。”姜寒霜突然发觉不对劲。

“哦。何以见得。”秦墨问道。

“因为他不敢开口。而是用念力与九幽魔犼交流。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他绝对不是古兽。”姜寒霜肯定道。

“不开口。就不是古兽。”秦墨觉得十分荒谬。

“黄金巨猿有一种闭口隐术。若是要潜入玄黄大陆。只需要将玄黄大界破开一个小口子。而后施展闭口隐术。就能不被人族的强者发觉。”姜寒霜说道。“只是人皇又怎么可能破的开玄黄大界。况且还有盘古斧镇守。”

“你想说什么。”

“这头黄金巨猿不是真身。而是分身。只有古祖才能破开玄黄大界。在盘古斧不注意的情况下。降下分身落到玄黄大界里來。”说到这里。姜寒霜突然冷冷的盯着他。“黄金巨猿古祖分身降临。是为了杀我。”

秦墨顿时哑然。一脸憨厚的笑道:“如果他开口说话。是不是就会惊动人族的强者了。”

“本皇宰了你。”姜寒霜一巴掌呼了过來。可沒呼到秦墨脸上。又停了下來。手颤抖着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连黄金巨猿的古祖都要杀你。”

“我是冤枉的。”秦墨一脸无辜。却发现姜寒霜抬起手。狠狠的呼了下來。立即打住道。“不是。不是。我不冤枉。不冤枉。”

姜寒霜停下手。问道:“你做了什么。”

秦墨苦笑。道:“我就是杀了一头黄金巨猿而已。至于这么小气吗。”

“咝”姜寒霜倒吸了一口凉气。怒视着道:“在哪里杀的。什么级别。”

“至尊古路。”秦墨干脆都承认了。“七绝而已。”

“你这个蠢物。你把老娘害惨了。”姜寒霜气的浑身直发抖。“你敢杀他的子孙。他上天入地都要杀你。你……你……你……”

“表姨你可千万别放弃啊。不然真的沒希望了。”秦墨安慰道。

姜寒霜气的无言以对。觉得这一辈子真是命苦。遇到姜寒玉那个贱人被坑惨了。遇到她儿子现在连命都要丢了。

“要想活命。也不是沒有办法的。”眼见着两大恐怖存在逼了过來。秦墨急中生智。直接祭出了长生棺。抓起姜寒霜的手。道。“你我合力催动长生棺。死都不出來。让他们打个够。”

姜寒霜愣了一下。她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什么棺椁。只是她得到了也沒法催动。因为沒有源血。

“你放开。”姜寒霜一把将他的手打掉。道。“要我怎么做。”

秦墨当即钻进了长生棺。道:“进來。借我点元气。强化源血。”

姜寒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钻了进去。棺盖盖上。立时一片黑暗。

“吼”一声巨啸。九幽魔犼动了。速度如电。一瞬间便到达了棺椁旁。显然是谈不拢。要开战了。

那黄金巨猿见秦墨与姜寒霜进了棺椁。眉头皱起。眼见着九幽魔犼要夺走棺椁。他一棒子便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九幽魔犼尾翅一甩。便与棒子撞在了一起。谁想到那恐怖的棒子。竟然直接被震了回去。

趁着黄金巨猿还未反应过來。九幽魔犼张口。便想要把棺椁吞下。

“哔”天空传來一声厉啸。不知何时黄金巨猿消失。化作了一头大鹏。猛的朝九幽魔犼抓來。

见此。九幽魔犼立即放弃了吞下棺椁。头上的九个旋窝中。突然迸发出恐怖的乌光。直接穿透了虚空。朝黄金巨猿落去。

眼见着乌光就要落在大鹏鸟身上。这大鹏鸟眨眼间消失不见。那乌光却落了空。却把虚空搅的像是一团浆糊。连规则都崩乱了。

两方大战。掀起惊天的海啸。好像要把天都淹沒了一般。世界一片汪洋。却是谁也不让谁。

尽管黄金巨猿擅长战斗。可有大海为依托的九幽魔犼却一点也不逊色。那吼声将周遭一切生机断绝。连黄金巨猿都被吼的身体开裂。浑身溢出金色的血液。

短暂的沉寂。黄金巨猿如火山一般爆发。擎天一棍落下。当即砸在了九幽魔犼的头上。轰灭了九个旋窝中射出的乌光。

“轰”的一声。九幽魔犼被砸落海中。

长生棺内。秦墨是目瞪口呆。姬浩然与姜寒霜的那一场大战。比起这场大战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即便有姜寒霜的元气相助。秦墨的源血得到强化。长生棺的符文被催动了小半。却还是感觉到气血翻涌。好像天崩地裂了一般。

眼看着九幽魔犼落败。黄金巨猿浑身是血。姜寒霜不由激动道:“就是现在。赶紧跑。”

“不行。还不是时候。”秦墨摇了摇头。“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九幽魔犼还沒有败。只是在蓄力而已。”

“本皇都不敢有这种猜测。你凭什么去猜测。”姜寒霜有些恼怒。因为机会只有一瞬。错过了就沒有了。

“直觉。”秦墨回了两个字。“只能赌一把。”

“你……”姜寒霜气急。却催动不了棺椁。不然早就把秦墨无视了。

秦墨却不说话。也沒有笑。而是冷静的观望着外界的一切。等待着机会。

黄金巨猿似乎放松了警惕。从空中落下。大手抓向了棺椁。就在那一刹那。海面突然卷起巨浪。化作万丈的龙卷。朝棺椁而來。

...

成医附院电话预约
黑龙江盛京医院电话
治疗牛皮癣医院包头哪好
内蒙古知名白癜风医院
绍兴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