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洪荒之门 第三十一章-小乞丐偷钱包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时尚

洪荒之门 第三十一章:小乞丐偷钱包一名身着墨绿盔甲的中年男子从巨高无比的城门之上一跃而下。落地绽起层层烟尘,步伐稳建地站在商崴手下和几

洪荒之门 第三十一章:小乞丐偷钱包

一名身着墨绿盔甲的中年男子从巨高无比的城门之上一跃而下。落地绽起层层烟尘,步伐稳建地站在商崴手下和几名护卫军之中。

来着不善,这是商崴手下对此中年男子的第一印象,转而发现此男子身上散发阵阵武者之气,这股武者之气比起自己浓厚更多。

“你是何人?为何对我的兵动手?难道不知道万元城我説了算吗?”中年男子凌厉的目光投向商崴身上,语气霸道地説道。

“哼,万元城乃属大汤王朝,一切都是伟大的商皇説了算。你又有什么本事,敢説此般话语。”商崴手下虽对此男子实力有所顾忌,不过有着商崴为自己做后盾,不禁胆子也足起来。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哈哈,商皇?商皇他能来这个xiǎoxiǎo的万元城。只要商皇一天不来,我便是万元城一天的主人。告诉你,老子可是被吓大的。你如果再多説一句,我定要你性命。看在老子今天心情不错,你们掏出一些钱补偿我这帮士兵便可。不然的话。。。。。。哼哼。”

看着中年男子一脸威胁自己的样子,商崴手下还想反驳。不过刚刚准备説话,身后一只手拦下自己。回首一看,是自己的主子商崴,顿时手下毕恭毕敬地退到一旁,给商崴让出一个道。

商崴依然保持着微笑,悠闲走了上前,上上下下瞄了一眼中年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倒是让众人摸不着头脑。对于中年男子来説,这更是一种藐视,不禁怒吼道,“xiǎo子,有什么好笑?再笑,老子第一个弄死你。”

“哈哈。的确有很多笑diǎn。这样我説一个故事,看看你知不知道。故事是介绍一名将军的传奇人生。从前有一个将军在京城可以説位高权重。后来因为此人一时贪色,夺了一名年轻婢女的贞操,而后这个将军便被当朝皇帝给扁到一个xiǎoxiǎo城池。本来皇帝想给这个将军一个反省和认错的时间,惩罚一下他,终有一天会重用他。可这个将军却在那个xiǎoxiǎo的城池做起土匪的事情,你説这个将军是不是一个不可教也的人了?”

商崴话一结束,中年男子顿时大急,一把抓住商崴的衣领。身旁两名地级强者想要阻止中年男子,却被商崴起手拦下。

“xiǎo子,你再説谁?别给老子搞这套。老子就是那个将军怎么了?”

商崴先是嘿嘿一笑,顿时脸色暗淡下来,狠狠抓住中年男子抓住自己衣领的手,恶狠狠説道,“镇西大将军,付广,我看你是越来越糊涂了。你知道你现在抓住的人是谁吗?没有想到父皇让你到万元城反省一下,你倒好,变成这般模样。”

父皇?难道説,这个xiǎo子是皇子。听到商崴提到父皇两字,付广顿时变得措手不及。急忙放开抓住商崴的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希望皇子陛下原谅付广愚昧。”

商崴整理一下衣领,一脸不屑地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付广。慢慢将右脚抬起,一下子踩在低首跪下的付广头上。付广感觉到是商崴的脚,心中大火,却不敢造次。咬着牙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付广,你知道你今天对我做的事情,如果告诉父皇,还有你活下去的机会吗?”商崴轻轻弯下腰,嘲讽威胁道。

付广不敢説话,只是diǎn了diǎn头。对于今天做的事情,如果被商皇知道了,那重回京城的梦就提也不提了,甚至还要掉脑袋。

当付广刚从城门之上跳下来的时候,商崴便看出出现的男子应该是被父皇所扁的付广。整个京城也只有那个镇西大将军喜欢穿墨绿盔甲,而且是经常不离身。更为重要的是付广也是第一个被扁xiǎo城池的将军。

商崴不顾付广,对着身后做了一个手势,便朝着万元城走去。

整个局面都在叶天视线之中,他能感受到付广的实力定不会弱于商崴的手下,可却因为一个是皇子,一个兵的身份,连尊严都不要。如果把自己放在这个局面,叶天定不会让商崴如此侮辱自己。

“一个连尊严都不要的人,还想那些虚无的东西做什么。”路过付广身边,叶天叹息一声,细xiǎo的声音説道。

听到叶天的话,付广瞳孔放大,似乎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説到自己的心坎之声,慢慢抬起头,看向进入万元城的叶天的背影。

一场闹剧之后,叶天等人终于踏入万元城之中。本来叶天准备尽快前往京城,可商崴却决意驻足一日,如果一直赶路程,还没有穿过下一个荒漠,天色便黑了。天黑的荒漠可是很可怕,令人很畏惧的。

最终叶天答应了商崴的主意,多留一日,明天一早便启程。不过,叶天和希冬却没有和商崴住在一起,两个人想要到万元城之中诳诳,见识见识万元城的风采。

已是下午,叶天二人漫步在万元城的街道之上,欣赏着万元城的风貌。在叶天的心中,或许这个万元城还真很特殊。走在路上,总会感觉有很多人窥探着自己。甚至走过的地方,发生过多次有人斗殴,最终闹得头破血流才结束。

“这个万元城虽然繁华,不过还真是一个混乱的城池。”走了一圈,叶天对希冬款款説道。

希冬也没有説什么,只是diǎn了diǎn头,表示认可叶天的话。

“哎呦。”还在洽谈的叶天忽然被一个陌生装了一下,不禁喊道。

叶天里面稳住身形,看向撞到自己的陌生。那个陌生是一个年级不大,应该和叶天相差无几的乞丐。全是衣服均是破破烂烂,不过尽管破破烂烂却看不见皮肤。脸上也是黑不泥鳅的,几乎掉进煤炭堆里都找不到。

“对不起,对不起。”年轻乞丐低下头急忙道歉。

看到他是一名乞丐,已经够可怜的了,叶天生气地心顿时暗淡下去,摆了摆説道,“算了,没什么,以后走路注意diǎn。不要这么不xiǎo心。”

“谢谢,谢谢原谅。”听到叶天原谅自己,乞丐感激地鞠了几躬,説完便匆匆忙忙离开了。

乞丐刚走没多长时间,一直未説话的希冬忽然看向叶天,皱着眉説道,“叶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被刚才那个xiǎo乞丐拿去了?”

“莫名其妙,怎么会了。”叶天感觉到希冬説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却依然在身上摸索一番,当发现口袋空空的时候,叶天才明白希冬的话,嘴角似乎抽搐一般,“我钱包了?”

“应该在那个xiǎo乞丐身上吧。”希冬简洁回应道。

“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是狼人,我可以闻出来的。当你的钱包刚被那个xiǎo乞丐拿走,我便知道了。”説着説着,希冬似乎因为自己凭借狼人的嗅觉好而自豪起来。

而一旁的叶天似乎一脸黑线看着希冬,似乎有一种想吃掉希冬的冲到,指着希冬的鼻子想説什么,却住口了,向着xiǎo乞丐的方向跑去。

对于叶天的动作,希冬却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不禁耸了耸肩,跟在后面跑去。

蚌埠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鸡西市精神病防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青岛治白癜风疗法
张家口白癜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