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作者名片

2018-11-02 11:50:36

如今对互联的赞美很多,但其落脚点竟然是民可以在此“成熟”,转身到“现代公民”。而我认为,如果互联所改变的对象,仅仅是民自己,或者仅仅实现民个人的“自我转身”,那么,这种力量就是没有多大价值的,更谈不上“伟大”。

在人类文明史中,印刷术的发明带来的不是简单的知识普及和文盲减少,而是人类思想的巨大飞跃。思想家们用书籍来推动学术,来革新思想,去感召民众、影响现实,其“伟大”在于实现了社会“转身”。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令社会生活带来根本性的“转身”,互联时代也是如此。

如今,互联真正值得瞩目的改变,不是民自己,民上不是被教育、被提升、被提领,恰恰相反,是互联所蕴含的巨大的力量:文化创新,友通过博客、论坛、跟帖等方式,对现实生活主动的影响,积极的改造,我们发现,社会的整体环境在慢慢“转身”。“转身”必然会有撕扯反复,近日徐州出现的“人肉搜索”禁令,就是一例。

互联仅仅是个平台,它所孕育的人文思考和思想创新,才是价值的核心功能。我们现在需要一个互联的“脑子”,需要珍惜互联时代所产生的巨大的文化创新和思想创新。过去,魏源讲“师夷长技以制夷”,李鸿章讲“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大体是社会生活不改变,就用“大清的脑子”去实现近代化。结果是越变法越失败,越洋枪洋炮就越割地赔款,问题就是大清的“脑子”就是胜不了近代化的“脑子”。

所以,我们不要把互联只当作一个工具、一个手段。在互联时代,虚拟和现实之间,如果割裂;线上和线下之间,如果隔绝,那么互联仅仅是一个发泄的party场所而已,一场狂欢,一地鸡毛。我们要打破虚拟和现实,贯通线上和线下,就像印刷术的发明、报业的出现一样,互联草根对世俗精英的冲击和制约,线上虚拟对线下现实有力的促变和改善,唯有此,互联才真正称得上“伟大”。

如今,互联为我们带来的改变,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也还远远谈不上什么“伟大”。因此,在当下的情境下,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互联对当下社会的实际影响到底能走多远。 裴钰 人文学者

○作者名片

裴钰,人文学者、媒体人,目前致力于西方现代思想史和当代文化重建研究;有专着数种,为多家门户站特约作家。本专栏独走蹊径,以评中评方式审视传媒,反的是为文姿态,正的是公众视听。每周三刊出。

◆《春晚,年夜饭还是新民俗?》(《午报》)

春晚已具备成为“新年俗”的必备条件,但火候还差那么一点。

评中评:年俗的必备条件是:1.民众的主体参与;2.长期的历史传承。一台才20多年的电视晚会,不过是一个伪“年俗”而已。

◆《奥巴马的野心大于他的理念》(《东方早报》)

对于5700万投麦凯恩选票的选民来说,奥巴马的当选让他们失望。如今,奥巴马的许多支持者却更多失望,他们期望奥巴马能按“左派”的理念组阁,但他的野心高过了他的理念。

评中评:治国不是实现哲学理念,也不是权术钩沉,奥巴马给我们一个启示:在和解求同的基础上,公民社会总是在执行温和与实际的政策。

小型医院污水处理设备
幸运六狮手游
直流电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