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江海逆流 351 章 燕胡焦的恩怨情仇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历史

江海逆流 351 章 燕胡焦的恩怨情仇苏月几乎是用抖动的声音,双手遮住自己的脸庞说:「焦栩的理由是我未婚妻的仇,我一定要替她报,我要让

江海逆流 351 章 燕胡焦的恩怨情仇

苏月几乎是用抖动的声音,双手遮住自己的脸庞说:「焦栩的理由是我未婚妻的仇,我一定要替她报,我要让姓胡的从此在天凤帝国中消失,并且要留着胡商誉这条烂命,让他痛不欲生,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风铃已经受不了,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只是不敢把眼泪滴下来,只好把头抬起看着天花板,蓝天只好更用力的搂紧她的肩头,这的确是一段惨烈的过去,都是杀到见骨见肉的悲剧。

苏月已经是满脸的泪痕,止也止不住的泪水,比长江水还多,对她来说,这是一段想忘记,却是永远也忘不掉的过去,它永远藏在内心深处的角落,偶而会搅动翻滚一下,慢慢地啃咬着她的心灵。

力榜看着苏月和苏书,他们两个已经都没有力气再说下去,一个已经是哭到肝肠寸断,一个是想到自己苏家的悲剧。

力榜只好免强接着说:「蓝兄弟,接下来的事,你应该很清楚,燕家的人到最后只剩燕希和她的父亲,燕系这条血脉,算是完全的没有了,但是她嫁给焦栩,天龙帝国也是有反对燕家的人,所以燕希也不敢时常回到天凤帝国。」

力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向苏月,苏月对着力榜点点头,用手暗示,希望他继续的讲下去。

力榜于是就接着说:「这种情况之下,天凤帝国就没有什么燕家的人,以至于苏月姑姑在当时,就被过继给燕家的旁支,因为刚好苏姑姑的名字,就是单名一个月字。」

蓝天颇为理解的点头说:「因为胡商誉放话说,从此燕家是月,那么胡家就是日,两家永不相见,再见就是仇人,如果燕姓是过给旁支,还是月单字,只要两家永不相见,也不会引起剩余支持胡家的人找借口寻仇。」

苏月和苏书以及力榜都只能点头,承认蓝天的推测是对的。

苏月哽咽的接续说:「我过继的时候,就被叫燕月,但是我总觉得,燕姓是一个魔咒,一个悲剧,所有的一切,本都是不可逆的过去,但却继续的在未来蔓延,因为继承燕姓我拥有冰山密码,但却失去自己的独子苏逸,接着又害了唯一的孙女燕婷,而燕婷又害了天凤帝国,从此殒落......」

苏月讲到这里更是伤心欲绝,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可以重新面对过去的一切,但是没想到这痛苦,却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的永远跟着她。

这时候大家也不敢惊扰到她,有些事是她自己的心路历程,这些事就必须由她自己讲出来,外人是没办法理解,甚至帮忙形容描述她的想法的。

苏月等了一下,情绪稍微冷静,才又接着说:「我必须放弃燕姓,不然悲剧会无止尽的缠绕着我,所以我就毅然决然的改回原姓,从此叫苏月,也唯有这样,才能救赎我自己,但是我发现,不管是姓什么,我还是走不出人生悲剧这一关。」

说完这些话,苏月也不管大家的想法,她干脆放声大哭,她哭燕家被灭,她哭胡家被灭,她哭自己的孩子苏逸,她哭自己的孙女燕婷,她哭天凤帝国从此殒落,苏月这一生,看过的死亡和悲剧,实在是比其他的人还要多,这个恶梦是很难清醒的。

苏书赶紧站起来,走到苏月的面前,他拥紧苏月的肩膀说:「姑姑,我们不是说好的,不再为过去的回忆,折磨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切就像大江东流水,一去不复返,让我们忘记所以的一切,重生吧!!!」

蓝天总算明白为何她跟苏月战斗时,苏月呈现出来的模样就像是浴火凤凰,全身沐浴在火焰中,准备展翅高飞,原来是她想要抛弃过去种种的一切,打算人生重新来过。

蓝天于是拉起风铃说:「苏前辈,对不起,因为我的一个问题,勾起你们如此痛苦的回忆,我们先到外面,等大家情绪平复,我们才进来继续胡商誉这个话题。」

蓝天带着风铃走到外面,风铃马上趴在蓝天厚实的胸膛上哭泣,蓝天温柔的搂住风铃,轻声浅笑说:「喂,很没意思哟,妳又要把眼泪鼻涕转移到我的衣服上,对吧......」

小奥也摇头叹气的说:「千年的仇恨,又加上感情的纠葛,的确是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谁是谁非?历史上的人物,通常我们这些局外人也没办法下论断,错综复杂啊!」

蓝天笑说:「你比风铃好嘛!对这些事总是能跳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而她总是认为,自己是里面的人物主角,非要哭一哭融入情节中才罢休。」

风铃抬头辩解说:「我才没有,我只是被故事牵着鼻子走而已,每一次听故事,就是我最认真,老是融入剧情,话说要是燕希前辈能有个同胞姊妹,嫁给胡商誉,后面的悲剧说不定就不会发生了。」

小奥拍着风铃的头说:「喂,妳胡说啥!爱情是不能用分配的手法,就像如浅爱贺元,不会爱贺旦,这是知识,也是常识,妳长进点好嘛......」

蓝天快速的整理好思绪,忽然发现有一个大漏洞,他摸着额头说:「风铃,妳提出一个好建议,有些问题等一下必须问明苏月前辈,关于燕希是不是有同胞姊妹的事,还有朱筱芋这个人到底是谁,也要一并问清楚,这些都很重要。」

小奥才恍然大悟,也拍着自己的额头说:「对喔,天凤帝国的女人,一旦怀女孩不是都会生双胞.......唉呀,我怎么老是忘记重点呢?」

风铃理所当然的捏着小奥的嘴角,然后嘲笑着说:「你本来就很笨......」

小奥的拳头对着风铃,咻的挥了过来,蓝天轻松捉住他的小小手掌说:「不准打我的老婆。」

小奥不满的说:「她说我笨耶,我可是你的难兄难弟,你太重色轻友了,哼,我会跟明爷爷告状的。」

就在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力榜走了出来,再次的请他们进去。

蓝天赶快牵着风铃又走进苏月的起居室,苏月和苏书显然都整理好彼此的思绪,苏月的容颜已经恢复原先的气色,她已经把所有的过往吞下肚子里了。

苏月客气的说:「对不起,刚才太激动,希望没有吓着你们,关于胡商誉的事,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知道的吗?」

蓝天赶快抱歉的说:「苏前辈,是晚辈不好,过往不堪回首的历史,还要被我们强行提问,搅翻回忆,实在是对不起,但是有些事,为了未来的发展,还是要厘清的,晚辈是有些问题要提问,不知苏前辈可否愿意告知?」

苏月的眼睛露出明亮的光芒,她摆出无所谓的态度说:「最痛苦的都说了,其它的还有什么不可奉告的,只要不是牵涉到人身的隐私,你想问就问,今晚大家就爽快点,有话就直说,有苦就吐吧!」

蓝天看着苏月,已经不再纠结过往,便马上打铁趁热的问说:「燕希公主是天凤帝国的人,她应该会有个双胞胎的姊妹吧......」

蓝天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问题,但是苏月似乎想要闪避,她的眼光不再明亮,而是闪烁不定。

苏月经过一阵沉默,最后才徐徐的说出:「年轻人,你的思维还真是敏锐,刚才还特别的强调说,只要不是牵涉到他人的隐私,都可以谈,看来今晚是做不到了,事实上,燕希是单胞胎,没有双胞胎的姊妹,因为她的母亲是天胜帝国的人......」

苏书和力榜同时站起来,大声惊叫说:「不可能!?」

苏书更是反驳的说:「燕希姑妈不是有一位双胞胎的姊姊,一出生就死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啊!?」

苏月摇着头,大有豁出去一切的气势,她闭上双眼,满脸痛苦的说:「事实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至于有个双胞胎姐姐,是编出来骗大家的。」

苏书喃喃自语的说:「天凤帝国的燕氏王朝,会去娶一位天胜帝国的女子,真是不可思议,这在当时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苏书用手把脸遮住,这又是另一件残酷的事实,打破他对天凤帝国燕家的思维,原来任何的事,都有其假象和真相。

而蓝天这时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打转,既然确定燕希没有双胞胎姊妹,那么接下来,他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知道。

蓝天赶快接着又问说:「苏月前辈,那您可是认识现在胡商誉的老婆,朱筱芋女士......」

蓝天觉得这也是个一般的问题,以苏月的年纪,应该要认识才对。

信州协和医院需要预约吗
太原白癜风医院冯霞
滨州男科医院哪好
内蒙古治牛皮癣医院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