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守候生命

2018-11-01 11:13:15

守候生命

深越来越深了,四周围静悄悄的。

女人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女人用双手趴开埋住自己的泥沙,把自己上半身露出地面来。女人喘了一口粗气,吐出粘粘的啖液。女人脑里乱糟糟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女人为了证实自己是活还是死,便把一只手放到嘴边,她害怕感觉不到疼痛,女人便使劲地咬了一口,即刻辣乎乎的灼痛便从女人的手蔓延到女人的心口。疼痛就是活着,女人想。女人挪了挪身子,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被重重的烂泥砖瓦压着,湿漉漉一片,女人分辩不出是汗水还是血。突然,女人惊愕地想到了什么,双手撑地用力使劲便把埋在泥沙里的下半身抽了出来。女人急忙地站起来欲跑,一个趔趄摔了跟斗。女人爬伏在地上失魂落魄痛苦地呐喊:“孩子,我的孩子!……”

女人是个哺乳期的女人,她的孩子刚满两个月。地震发生之前,女人正抱着孩子在医院里打疫苗。那时,孩子一看到医生拿着注射器就痛哭起来,四肢狂乱地舞动,欲从女人的怀里挣脱出来。女人和医生没有从孩子的反常中预兆到灾难的来临。医生刚从孩子的屁股上拔出注射器时,从“地”下炸裂而出的灾难就来临了。那个医生神经机敏,把女人拉出了注射房,他自己便站到医院的操场上高喊:“快跑,快跑,地震了!……”医生喊不了几句,那幢医院楼房倾刻间便倒塌了下来,把医生的声音和他的躯体埋葬了。医院里的医生、病人还来不及转移,他们也被埋葬在废墟之中。那时,女人只看到地动山摇,只听到轰轰隆隆的雷鸣般的巨响,女人怀抱着还在哇哇大哭的孩子撒腿就跑。那时女人是不知道正在一刹那间她们那个省也如她见到的那样,一座座的楼房、高山倾刻间便毁于一旦,夷为平地,成千上万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女人怀胞着孩子和从医院里冲出来的人群一起奔跑,不料,从山上倒塌下来的泥石流铺天盖地地把她们埋葬掉了。

女人是个幸存者,但她觉得活着比死还要难受。女人凄惨地痛哭着,呼喊着孩子。女人的右腿断了,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女人爬伏在乱石堆上,挪移着沉重的身子,一路爬一路呼唤着孩子。

天上的星星看到这样凄惨的场面,哭瞎了眼睛,使天一下子昏暗了下来。女人是感觉不出的。女人的双眼渗进了沙尘,只感到火辣辣的疼。女人使劲地爬着、挪移着身子,嗓门喊破了,口腔内满是粘糊糊的血啖,女人只能发出丝丝的叫声。医院四面环山,地震便把化为废墟的医院与世隔离了起来。女人早已疲惫不堪了,喊山山不应,叫地地不咽,四下里鸟雀无声,犹如一个死的世界。

女人不知道自己在凹凸不平的乱石堆上爬走了多远,身子被剐破流血了也全然不顾。女人想到自己被埋葬在泥沙里时,心想孩子一定也被埋葬在泥沙里了,女人不知道孩子被埋葬在那里。女人便胡乱地用双手拔挖身边的泥沙乱石,女人爬到那里便挖到那里,她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挖“活”出来,要不她更对不起远在他乡打工的丈夫呀。女人拔呀,挖呀,挖出了一具具湿漉漉的血肉模糊的尸体,有大人的也有小孩的,但她还是找不到孩子的踪影。痛苦占据了女人的心灵,女人晕死了过去。

女人醒来时是第二天的中午,天气非常闷热,女人口干舌燥,干咳了几声,吐出粘糊糊的血淡。女人感到后背火辣辣的烧,眼花缭乱,她抬头看了看周围,只见一片废墟,乱石把她团团围住了,她找不到出去的路口。女人低头看了看身边,只见一具具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卧倒在她的身边,女人简直不敢相信,那些尸体竟然是她挖出来的。女人再次翻腾了死尸,想把孩子找出来。女人终还是找不到孩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女人绝望了,她想到了死,只有死了才一了白了。

女人看了看四周,寻找好的死法。四周一片狼籍,女人感觉到连死的方式也没有选择了。女人凄凉地哭着,突然,不远处一块像刀子似的尖锐的石头跃入了女人的眼帘。女人把笨重的身子向那块石头拖了过去。女人像抱住孩子一样地抱着那块石头,流下了两条苦涩的泪水,心绪万千。女人想到了不知音讯的丈夫,想到了刚满两个月的孩子葬送在泥石之中,想到了翻天覆地的灾难,女人便下了死的决心。女人背倚着一块石板坐了起来,女人抽泣着双手举起那块尖锐的石头,尖口对准脑袋,只要使劲插下来,砸碎痛苦的脑袋,痛苦也就没有了。就在女人把石块砸下的一刹那,一声脆弱的呼救声把女人从鬼门关呼唤了回来。

“救命呀!……”那声音断续地向女人转过来。

脆弱生命的呼救声,让女人坚强了起来。女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朝那声音爬过去。女人翻过一堆乱泥石小坡,爬到坡顶时,女人累得满头血汗,把握不住身子,一个跟头便滚落了下去。幸运的是女人恰好落到那个人的身边。那人是个男人,他满头血污一片,他也学女人用双手趴开身边的泥沙,使自己的上半身露出来。男人的双腿被一块笨重的水泥板压住了,男人痛苦地呻吟着。女人双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臂,使劲把男人往上拉,男人疼痛得嗷嗷直叫。女人越过男人身边,翻到那块水泥板上,双手使劲推开水泥板,但那块水泥板丝毫不动,把女人累得汗流浃背,精疲力尽。女人实在束手无策,只好放弃。

男人干咳了几声,吐出了血啖。男人抬起头凝望着女人,哀求地说:“我不想死,能给我找口水喝吗?”女人看了看可怜巴巴的男人,心里隐隐灼痛。女人抬头望了望四周,只见乱石碎瓦一片,根本看不见水的迹象。女人难为情地埋下了头。男人垂头丧气地说:“算了吧。你走得动,你走吧。”女人听男人这么一说,伤心地哭了起来:“孩子没有了,家没有了,我还能去那里呢?”男人喉咙枯燥难耐,再次喷出了血啖。男人像被霜打的茄子似的枯萎了下来。女人知道男人口渴至极,再不给男人喝水,男人就会死去。女人一想到自己正处哺乳期,脸色朝霞般地红了起来。女人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男人,思潮翻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女人想。女人羞答答地解开褴褛的外衫,把内衣捞过一边,露出一对丰满的乳房。女人害羞地把身子移近了男人说:“没有水,喝奶水吧!”男人还没有结婚,从未见过女人的乳房。男人害臊地看了女人一眼,一股激流便从他心底里奔涌而出。男人脸颊像猪肝似的红了起来,羞涩地说:“不行,我不能践踏了你的贞节。”女人腼腆地拉扯衣服盖住了双乳。女人呆滞了片刻,又把双乳袒露了出来。女人再也不害羞,她悟出了一个真理:“生命比贞节更重要!……”

女人比男人大,说话像个哲学家似的。

女人守候男人过了七天七夜,也给男人喂了七天七夜的奶水,救援队还是没有到来。男人泄气了,绝望地望着女人说:“你走吧。爬过那个土坳,就到外面了。我不能再消耗你的体能了。”女人流下了干涩的两行热泪,伤心地说:“不行,我不能丢弃你,让生命枯萎。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男人激奋地说:“你能陪伴我七天七夜,我无以回报,死也瞑目了。你走吧,要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漫长的七天七夜里,女人和男人的血、肉早已连在了一起。女人哭泣着说:“要死就死在一块儿。”男人气息虚弱地说:“我很困倦,我支撑不下去了,我想睡一会儿!……”女人摇着男人的手焦急地说:“你不能睡,你要坚强起来……”男人说:“我想死了……”女人摇晃着男人说:“你不能死。你困了,我给你唱歌提提神好吗?”男人点了点头。女人清了清沙哑的嗓门,轻轻地唱:“轻轻地捧着你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这颗心永远属于你,告诉我不再孤独……”歌声让男人振奋了起来,男人和女人合唱到:“深深地凝望你的眼,不需要更多的语言,紧紧地握住你的手,这温暖依旧未改变……”

救援队通过爬山涉水终于来到了这个山旮旯里。那时女人和男人都晕厥不醒了,女人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托着一只干瘪的乳房送向男人的嘴巴,男人像个熟睡的孩子一样,嘴里含着乳头,巴嗒巴嗒地吮吸着断流干涸的乳汁。救援队看到女人和男人昏迷的状态,热血沸腾,泪水情不自禁地夺眶奔涌了下来。

女人和男人都获救了,他们分别被送到两所医院抢救。女人醒来时,句话喊的是男人。女人看了看病房,看不到男人的踪影,焦急万分。护士告诉女人说:“男人已经脱险了。”护士看了看痴狂的女人,说:“你做梦都在喊着男人!男人!那个名叫男人的男人是你的丈夫吧。”女人如梦初醒,愕然地说:“不是。”这时,女人才想起在她与男人相处的日日夜夜里竟然忘记了问男人叫什么名字,男人也没问她叫什么名字,生死一场,竟然谁也不认识谁,心里感慨万分。男人醒来时也有同样的感慨。

灾难,让女人和男人走到了一块儿,把他们的血肉、生死连在了一起;灾难,让更多的人手牵手、心连心走到了一起,众志成城,使成千上万的激情澎湃的心灵连成一片,永恒地凝结在一起:大难有大爱。

电池CB认证
行星减速器
岩棉保温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