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八十九、Night Town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教育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八十九、Night Town1天主为把自己启示给人,慈爱地俯就人,用人类的言语向他们说话——2窗户是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八十九、Night Town

1

天主为把自己启示给人,慈爱地俯就人,用人类的言语向他们说话——

2

窗户是透明的。

要是从里往外看的话,外边的世界就会变得一清二楚。

已经下过了雨,被从天而降的水珠清洗过一遍后,空气变得更加透彻清明,可能街道上也会有一种只有下过雨后才能闻得到的味道吧?

木山

春生是这么觉着的。

这个很年轻但却有着浓重黑眼圈的女人坐在自己二楼的办公室里,一语不发的看着某个地方。

那个地方的那名少女,不知道通过手腕上的表型电脑对着谁说了些什么,然后一步一步的慢慢离去。

在外边、有着雨的味道的空气中。

埋下了印记一般。

那孩子已经换回来自己原先的那身行头,穿着一身老土的连男生都不会想穿的男装,背后背着巨大的连衣帽,在四处张望后,选择了一个方

向走掉了。

第七学区并不小,木山春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对那孩子......到底要——)

可能是有些犹豫不定了,但木山春生的目的已经不会变化了。

她其实有些害怕,要是明天事情发生后,那孩子会过来的话又该如何是好呢?

告诉她所谓的「真相」还是让她继续去做一些别的事情。

木山春生嘴唇有点干燥的张了张。

她觉得自己这个人还真是个惹人厌的家伙呀,这一次做了坏人,在少女的面前也做了坏人。

这么想着,她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名少女离开的背

影,终于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颓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的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吱呀」的一声打开了,觉得前面应该是可以通过的,可是走过去后去才发现空洞的可怕。

“很快就好了呢。”

黑眼圈的女人自言自语的说着,她想果然还是对丫头说说比较好呢,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啦,她已经走掉啦。

已经开始,没办法去说了。

就算没有走掉,也没办法去说了。

木山春生给自己倒了杯浓缩咖啡,想让自己提提神,可是喝下去一口后却苦的皱起了眉头。

(嘛嘛......忘记加糖了啊。)

据说浓缩咖啡就是最苦的咖啡了呢,可是这个女人好像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

她从花纹考究的茶几底下端出一个精致的瓷杯,用银制小勺从里面舀出来两块方形冰糖,小心翼翼的加到浓缩咖啡里,发出了「咕咚」的微

小声音。

轻轻地,搅拌起来。

同时也传出了银勺撞击瓷器动听的声响。

—————————————————————————————————————————————————————————————

———————————————————

那名少女好像回头看了这里一眼。

那双美丽的异色眸子和以前一样美丽,白色的头发在微风中有些微微飘舞。

然而从外边看的话,窗户是黑色的。

映入女孩儿眼中的景色,是梦一般的纯黑——

她什么也看不到。

3

遥远处的暮色不知不觉漫上来了。

抬头天边白色条般的云彩染上了晚霞的色泽,飘逸在火红的天幕中。

夕阳降到了大楼的后边,但是它发出来的光透过树荫,在地面上铺展开一个又一个模糊的光点,把少年身后学校的围墙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橘

黄。

近处的远处的行道树,还有学校门口矗立着的石碑和传达室,以及齐平整洁的瓷板路,黑发少年周围的环境要比这座学园的城市更像是一个

学校门口该有的样子。

这时也正好是因为贪玩的孩子们因为功课的落后而不得不在暑假补习学业时放学的时间,一批批的学生们三五成群的结伴走出校门,一眼望

去的话很少发现有女生出现......或者来补习的好像全部都是男生们吧?

(看来果然还是女孩子在高中的时候要更加的——)

少年这么想着的同时,耳边传来了从他身边路过的头发染成了蓝色并且还带着耳环的男生与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花式衬衫和热裤的金发少年的

声音:

「喂,阿上那家伙不用补课的话岂不是要留级了?

」「完全完全用不着担心喵~~因为那家伙的宿舍出了点问题正在维修的缘故没猜错的话阿

上应该正住在小萌老师家里喵~啊......真是好奇要是阿上的话会和小萌老师不知道要发展出怎样的一段故事来呢!

」「那个最有女生缘的家伙

......小女孩之神岂是能够让给一个区区刺猬头的吗混蛋!

!」............「话说回来热诚传说这款游戏还好吧喵?

」「人物设定上还算不

错啦虽说我更喜欢同系列的狂战传说的女主角贝尔贝特·克劳啦。

」「喂喂我看你这个连小女孩都喜欢的家伙完全是把贝尔贝特的欧派和性感

身材当成看点了吧!

!再有就是那佐藤利奈的声优!你以为那声音是追着阿上跑了一整夜的常盘台大小姐的专利权吗喵!

?」......

——他们在议论着彼此感兴趣的事情。

(虽然兴趣上有点让人咂舌......但是也有一部分是跟御宅有关系的不是吗?

然而同样作为一名御宅族已经有了多年宅历史的那名少年,却始终没有跟他们说一句话。

(要是聊得起兴误了时间就不妙了。)

他站在【某高中】门口,不时地看着手表。

(虽然已经说好了...可是上条她,真的会来吗......?

唔嗯,

就像叙述的这样,这个少年在等一位名叫「Kamijou」的少女。

这当然就是那个啦,唔啊算不上是约会哦,就只是单纯的,想要拜托那女孩儿一件事情而已。

下午的时候......也就是在少年到这里三个小时前吧?

他在水穗机构病院里邂逅到了一位身着性感英格兰护士装的少女,在某样东西被触动

后,他的心里面冒出来一个挥之不去也无法假装没有想到的念头。

——「一定得是上条才行」

如果相信着当时的感觉的话,那麽就是除了上条别人就不可以,必须要让那女孩儿来做这件事,否则就没有意义可言了。

这个少年这么觉察到的时候,不顾医生的劝告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搁现在来看的话......果然当时是兴奋过头了吧?

明明还有最好的选择来着。

那就是在医院里待到那女孩儿下班后,一起前往某个地方。

“我好像不太擅长这种事情呢......”

要是那么做的话,他总有一种「拐卖三无呆萌少女」的犯罪感......

“话说那是啥啊...?”

少年喃喃自语,又一次下意识地看了眼手表。

抬起头来。

眼前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

学生们,还有大人们;

眼熟的人,还有陌生的人;

如果能够到来的话,「那个」就会近在眼前,少年想把它牢牢地抓住的东西。

他有些无力的靠在了墙上,明明对面的不远处就有一张公园椅,可他却不想坐在那里。

——如果是在等人的话,站在容易被察觉的地方才是最有礼貌的行为。

少年才不是什么特别有礼貌的人,他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4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他在世界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

——圣经

5

白毛少女往某个方向走着,尽管有Destiny这孩子在,她还是有些害怕自己到底会不会迷路。

“唔......”

这里稍微刮起了风,她感觉到了凉爽的舒适感。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后,这个看起来有点呆呆的女孩儿——上条夕麻边走边说道:

“奈...Destiny,那件事情......已、已经告诉天街了吗?”

「我美丽的小姐,我帅气的先生说他会办好的,但是对于直接入侵学园都市理事会的络这件事,因为「守护神」的存在果然还是做不到,

因为那是最高级的「私有空间」即使凭借超级计算机deva的权限也触碰不到,以上。

“这样啊唔......「守护神」啊。”她不假思索的想了想,“但是木山博士已经正式把那件事情拜托给我了呢,所以一定得努力一下呢。”

「......」

“...唔~!Destiny你又在小看我了吧!”

「那一定又是我美丽的小姐的错觉,Destiny一直都尊重着我美丽的小姐,以上。

“唔......”嘟起小嘴的少女发出了可爱的萌音。

「Destiny建议,如果deva的权限够不到的话,那就只能通过「守护神」的那道防线了,以上。

“可可是那麽做的话不就像是黑客行为吗......那、那样不好吧...?”

「那就交给有才能的人来做就可以了,如果比的是骇客能力的话,从库存资料里锁定的最优人选是学园都市‘八人’中的第三名——超电磁

炮小姐,以上。

人工智能的少女,用茅原实里的声音这么说着。

可是——

但是——

明明只是一句很简单的话,而且仔细想一下的话的确Destiny所说的已经是最方便好用的办法了,但是Destiny不明白为什么她美丽的小姐会

一下子直起呆毛、眼神颤抖,就像是看见了曾经是人类的某种未知生物呢?

“不...不不不不不不行行行行行行!!!.......绝、绝不能让Mikoto知道这件事情唔唔!!!”

「......?

??」要是Destiny拥有表情的话,那肯定是满脸的问号吧?人工智能的少女这么思考着。

“唔那样的事情,是、是没办法的啊,而且木山博士也说了尽可能不要让人知道,如果这件事情的申请能够通过的话就能够解决了唔!”

「我美丽的小姐只是想把木山女士的「申请」再次进行提交,但是越级的行为不通过「守护神」的防线是行不通的哦,以上。

“我、我知道啦,但是不能麻烦美琴的......”

白毛少女,悄悄低下了头。

「果然如此——」

耳边传来了,Destiny有些无奈的声音

“唔嗯?”

「从我帅气的先生那边传来的消息,果然我美丽的小姐是不会拜托超电磁炮小姐来做这件事情的呢,以上。

“唔唔...”

「那麽,我帅气的先生说「我美丽的小姐不是一直在努力帮助那些因为失控能力法则而昏迷的孩子们吗那麽就找同样想帮助他们而且骇客能

力还要在「守护神」之上的人就可以了如此一想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呼哈哈」,以上。

“唔嗯......虽然是这样,但是——Destiny你学天街说话的语气怎么感觉有点怪~??”

「..................」

“哎、哎叨.....Destiny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不,Destiny从不会生我美丽的小姐的气,以上。”

“果果然是生气了吧!”

「......」

“...总总而言之,要去哪找这样的人哇——”女孩儿头顶上的呆毛耷拉了下来,就像是代替了她所失去的表情一样。

然后,她回想起来了。

想到了,某个人——

就像是只趴在树叶上的蜗牛一样,他的朋友缩进壳里出不来啦,不管他在边上怎么叫她,她都不会再搭理他啦。

“......”

女孩儿捋了一下自己洁白如雪的发丝,掏出了放在口袋中粉红色的儿童气息浓重的,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翻盖。

汾阳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靖远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广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临沂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雅安白癜风怎么治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