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龙魄原型体 第六百零二章 同行行进中的交谈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体育

龙魄原型体 第六百零二章 同行行进中的交谈对于赫萝的决定,冯龙德想了想后也没有做出反对,直接让她与自己随行。请大家搜索看全的小说

龙魄原型体 第六百零二章 同行行进中的交谈

对于赫萝的决定,冯龙德想了想后也没有做出反对,直接让她与自己随行。请大家搜索看全的小说

就冯龙德自身所了解的原作设定以及进行真实接触之后所发现的情况来看,赫萝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有点率性而为的特点,以及她害怕的还是孤独一人,所以就用不着奇怪她为什么会想到跟自己一起晃悠的主意了:赫萝无非就是对自己这个能够口吐火焰并且还有不少条顿战斧游骑兵们追随的男人有些感兴趣而已,再加上自己的出现也算帮她解决了一个贼大的麻烦,自然赫萝会想看看自己是怎么样的情况,结果就是既然想到就去做。

本来冯龙德还打算让条顿战斧游骑兵们给她专门空出一匹战马来好方便她骑着一起同行,结果却不得不遗憾地发现,普通的战马都能感觉得到赫萝那隐藏在人类躯体形态下的本体,甭管哪匹都不乐意让她骑上去,即便硬骑上去,战马也都会选择趴窝不动;而不死战马也有自己的问题,那就是常规意义上的生命种族是无法驾驭这种不死生物坐骑的,靠单纯的骑术是没有办法让它们行动起来的,这需要骑手用自身的灵魂与不死战马的灵魂进行沟通才行,赫萝一个贤狼妹子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也只能作罢。

思来想去,冯龙德也不能自己骑着不死战马而让赫萝徒步跟着,那就只能跟赫萝同骑一匹不死战马,赫萝坐在冯龙德前面的空当里,而冯龙德还是跟以往一样抖动着缰绳并在灵魂联系内指挥着不死战马的行动:得亏不死战马的整体体型有够庞大,完全可以轻松容纳两个骑手骑在自己的背上,否则换成体型稍微小点的普通战马的话,两个骑手同骑一骑会相当折腾与拥挤,但凡有点骑术上或者平衡上的差错就会产生人仰马翻的效果,因此像圣殿骑士团徽章上的那种两人一马图案只不过是为了突显圣殿骑士们的战友情兄弟情的象征,现实里刨去把个紧急情况下只能这么干的之外几乎没有那么干的,除非是一些极其少见的想要彰显自己独特性的奇葩...

...

“坐稳了,虽然不死战马能够在保证奔跑速度的同时还可以保持住平稳,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抓紧马鞍前端。”双手抖动着缰绳,冯龙德驾驭着不死战马沿着林间小径疾驰而去的同时,也在让坐在自己前面的赫萝注意好自身的安全,“距离目的地还有差不多十几分钟的路程,你耐心等一会儿。”

像这种跟萌妹子共骑一马的情况,如果搁在别人身上的话,那肯定是让别人浮想联翩并且感到此生无憾;然而,还是那句老话,啥情况搁在冯龙德的身上发生的话,基本上都会有各种各样让冯龙德所头大的情况发生,再加上这货的情感神经一向处于近乎完全堵死的状态,他也就是感叹感叹希望不死战马的体力有够充沛,扛着一大堆武器装备与一人一狼都能跑得这么快这么久,到时候把它牵回到君王马厩后得给它多补充一些灵魂能量了......

没办法,从冯龙德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就算情感神经可算是不再堵塞了,穿戴着厚实的超重型链甲与罩袍的他也体会不到什么坐在自己身前的萌妹子所带来的身体碰触感觉......更何况,在这种策马狂奔的阶段中,冯龙德的绝大多数心思都放在了如何让不死战马保持着快奔跑速度的同时不会有各种各样的闪失的方面上,哪里有什么闲工夫还体验所谓的绚丽感觉,那纯属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这种情况下要是万一不死战马来一个失蹄或者急闪把自己甩出去的话,真要是脑袋着地很有可能把自己的灵魂之心砸熄灭了,他才不会犯下如何傻逼的错误。

不过虽说冯龙德对于这种骑乘着不死战马还需要带着赫萝的情况感到有些棘手,但他毕竟在灵魂之心内还有些小激动的:毕竟一个活生生的贤狼赫萝现在跟自己共骑一马,冯龙德这个以前没少看狼与香辛料的家伙怎么着也还有点御宅族的癖好的,只是这货一向在干正经事情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而已。

“对了,冯龙德,汝在这里生活多长时间了”在不死战马疾驰狂奔的过程中,不知道是为了避免无聊,还是真的有这个疑问,赫萝向冯龙德开口问道。

“不多,到现在为止也就是一年半多。”冯龙德想了想后回答了赫萝的问题,然后继续说道:“我跟你一样,也是当初误入进幻想乡这个鬼地方的,只不过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是跟一大群追随我的条顿人以及一大批物资掉进这里的......结果在这里生活了快有一年半多,我跟我的部属们在这里有了固定的居住地,而且跟人间之里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往来,并且我们跟其他的非人类种族之间的关系还算得上融洽,再加上我还需要时不时率领或者派出部队清理这里一些过于肆虐的怪物或者充满敌意的外界人类军队,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条顿人算是半融入到了这里,只不过我们就绝大多数方面而言跟这里土生土长或者在这里生活很久的家伙们相比还是有不少与不小的差距罢了。”

“哦还真没想到汝与汝的手下们居然也跟咱一样是曾经误打误撞进入到这里的人呐。”听到冯龙德的回答,赫萝扭过头向冯龙德说道,看上去他对于冯龙德的经历很是好奇。

“如果你是说前面见到的那些条顿战斧游骑兵们的话,那么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类居民,只有少部分人是从其他世界误入到这里并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外界人类,不过他们都是在人间之里内被我手下的卫队骑士们征召为我的部属们的,那些卫队骑士才是开始与我一起进入到幻想乡这个地方的部属们。”冯龙德耸了耸肩回答道,同时还在灵魂联系内跟胯下的不死战马进行沟通,让它在恰当的时候用恰当的速度奔跑,“当初我们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建设自己的家园可谓是历经艰辛,即便到了现在,条顿营地也还在建设当中,只不过已经彻底完工的部分可以容纳数千人的日常生活、工作、训练与生产建设而已......哈,如果真要是重来一次这个过程的话,我自己心里都没谱自己是否能与卡洛琳率领着卫队骑士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啊......”

“哦卡洛琳她是谁”赫萝头顶上的狼耳朵支棱了几下,好奇地问道。

“我的妹妹,她是一个幽冥魔姬,通俗点说就是一个实力深厚的魔法师,平常在总部堡地下室的魔法实验室内率领着一群巫妖法师们捣鼓着各种各样的魔法试验与研究,很少会出现在魔法实验室以外的地方,就连我这个兄长也只是偶尔跟她见面,毕竟我跟她都挺忙的。”冯龙德回答道,提到卡洛琳这个自家老妹,他不禁在灵魂之心内暗暗感叹着后面有时间是得跟她一起出去散散步或者聊聊天之类的了,“怎么,你觉得我这种人不像是有兄弟姐妹的人”

“是有这么一种感觉没错啦,咱发现汝虽说习惯于少言寡语,却也有着话多的时候,确实很像是那种习惯于长时间独自一人待着的人啦。”赫萝说道,嘴角挑了挑,“但是咱接着发现汝还是很喜欢说话的,只不过应该是喜欢跟能与汝聊得上的人一起聊天的咱说的对不对”

“可能。”冯龙德随口回答了一句,他不得不承认,赫萝这个活了一千来年的贤狼妹子确实在阅历方面有着实实在在的一套,这才刚见面没多久,她就可以很快看出自己的一些性格特点来,换成普通人类的话,不相处个几天恐怕连一些基本的情况都不一定能自己捣鼓清楚了,“一直以来我的朋友就只有那么一些,毕竟我这个脾气暴躁、说话做事习惯直来直去、一言不合就抡家伙动手的家伙是相当不讨人喜欢的,再加上我个人的兴趣爱好又相当偏门,能够深交的老朋友仅仅只有几个而已,其余的也就只有一些能够在正经场合与工作时间之外可以相互聊聊天侃侃山的普通朋友罢了,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不太习惯说太多,也就只有跟他们那帮家伙混在一起的时候才显得我会是一个话唠。”

“还真是一个奇特的人呐,啊不,是一个奇特的龙魄原型体,是这个称呼没错”赫萝扭过头笑着对冯龙德说道,嘴中露出了那一对小小的尖牙。

“是这个称呼没错,另外我纠正你一点,我不是奇特,我是奇葩。”冯龙德耸了耸肩回答道,在恶魔环翼圆桶盔的遮掩下也不知道里面的脸庞上是什么表情。

“奇葩真是古怪的词汇,不过没准儿还真适合你这样的家伙呢。”赫萝琥珀色的眼珠转了转,笑着说道。

“......”意识到自己被赫萝这个贤狼妹子有意无意地调侃了一句,冯龙德也没有接着接话茬,而是继续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路况上,以及盘算着距离陶德那个雇佣兵队长的营地还有多远。

敏锐地发现冯龙德似乎并没有继续聊天的意图后,赫萝也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左右两侧瞬息万变的森林景色。

在灵魂联系内,冯龙德通过布置在雇佣兵营地附近的几个亡魂巡游者很快就观察到了这些雇佣兵们依旧将物资与行李都收拾得七七八八了,也就只有一些类似于杂役之类的随军人员正在将一些锅碗瓢盆之类的杂物收拾到平板马车上去:像有一定人数规模的武装队伍需要尽快拔营的时候,他们往往只需要将贵重物品、武器装备以及必要的口粮还有其他类型的物资行李携带而将杂七杂八的东西直接丢在原地,现在这些雇佣兵们还想着把所有能拿走的东西都打包带走明显是准备彻底拔营走人了,甭管自己是否会及时赶到,他们也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到时候是去条顿营地报道还是整个队伍走出森林寻找城镇就看自己是否会遵守承诺回去了。

“还算有两把刷子,只要想办法让他们潜移默化地认同条顿营地并且接受一段时间条顿营地的训练的话,这些本身就有着一定战斗力的雇佣兵学会纪律与秩序后完全能够整编成正规的条顿军队,这比从头到尾训练原本按照拎菜刀的方式握着武器的新兵蛋子要方便多了。”通过几个亡魂巡游者的视角观察着雇佣兵营地里方方面面正在发生的事情,冯龙德下意识地眨巴了两下眼睛,多重视角的观察方式让他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感觉就跟身体各处突然多长了好几双眼睛有些类似,所以他很快就开始逐一从各个亡魂巡游者的视角单独去观察,否则他严重怀疑自己的灵魂感知方面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混乱,“嗯......陶德那个雇佣兵队长正在跟一群弓箭手说这些什么可惜这几个亡魂巡游者所处的位置以及各自的灵魂强度只能让我能够清晰地看到他们正在做什么,却听不到他们正在说什么,不过从他们各自的表情上来看,应该是有一些轻微程度的分歧,很可能是关于能否肯定我会遵守承诺回来的事情......”

想到这里,冯龙德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几个亡魂巡游者的灵魂之火内退了出来,双手用力抖动着缰绳,让不死战马骤然加快了行进速度。

“嗯怎么了汝突然加速干什么”被不死战马的加速震了一下,赫萝转过头对着冯龙德问道。

“目的地距离这里不远了,我打算加快速度尽早到达。”冯龙德顺口说道,然后双眼扫了一下赫萝那还没有戴上兜帽的脑袋,“快到地方的时候记得把兜帽戴好,遮住你的狼耳朵,并且也别把狼尾巴露出来:我准备碰面的那些家伙们也是从其他世界误入到这里的外界普通人类,看到你的狼耳朵与狼尾巴的话肯定会有所骚动,所以注意别暴露了。”

“咱可是贤狼赫萝啊,这点小事情还是能够记住的。”赫萝摇了摇头顶的狼耳朵,“再说了,还没有到帕斯罗村之前,咱也是用人类的模样一路旅行过去的,你就放心”

说完,赫萝就把脑袋藏在了兜帽之下,将自己的非人类特征遮掩得严严实实。

“那就好,目的地很快就到了。”冯龙德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抖动着缰绳,驾驭着不死战马向着雇佣兵营地的方向疾驰而去。

:..

成都精囊炎哪家医院
哈尔滨治疗盆腔炎哪家好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女性不孕不育比较好
女性不孕不育上饶哪家医院
郑州治疗白癜风有效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