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寂静王冠 第四百六十三章 再吃我绝招!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生活

寂静王冠 第四百六十三章 再吃我绝招!在三人之中,身体异化程度最高,已经半元素化的乐师受创最小,可是在叶清玄的心音乐章――寂静之梦的笼

寂静王冠 第四百六十三章 再吃我绝招!

在三人之中,身体异化程度最高,已经半元素化的乐师受创最小,可是在叶清玄的心音乐章――寂静之梦的笼罩下,最依靠以太的变化派系却是被压制得最狠的派系,体内乐理已经崩溃大半。

专精菌株和孢子领域的圣咏乐师受创最重,大半个身体被烧成了九分熟,脑袋已经全烧烂了,但是却没有损及根本,只要脱离了寂静之梦的压制,便可以迅速恢复。

而互相参照起来,反而是隐藏在小巷之后的那个禁绝乐师的情况最为乐观。

在爆炸的那一瞬间,他没有丢掉自己手中的钥匙,反而张开口,将它彻底吞了下去!

和叶清玄一样,他专精了领域之道的禁绝乐师――虽然不像选择了戒律之道的乐师具有强大杀伤力,但领域之道是所有乐师公认的最强防御派系。

在进阶至歪曲级之后,自己体内的乐理几乎已经自成领域,具有了以太界的部分特质和雏形,而性质干涉更是已经变成了本能,就连叶清玄的寂静之梦都被抵触在身体之外,短时间内无法入侵。

正因为如此,他才悍然行险,吞下了即将爆炸的钥匙,选择强行镇压。

他成功了。

爆炸烧焦了他的脸,将上颚和喉咙炸碎,二十颗牙齿碾碎成灰。

但对歪曲级乐师来说,这只不过是轻伤而已。

但结果依旧足够恐怖。

一个刚刚进阶干涉的乐师,在遥远的距离之外,和四名歪曲级的半步大师对阵。

从开始到现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四名乐师,两名濒死,一名重伤毁容,还有一人的意识重创……

简直不讲任何道理。

不论是这个瞠目结舌的战果,还是那一瞬间,叶清玄的寂静之梦所展露出的可怕的本质,一旦传扬出去的话,恐怕都会将一切有关叶清玄的消息从传说变成恐怖故事。

无他,失传了数百年的龙眠结界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尤其还被掌握在这样一个威胁巨大的人手中。

对于他的敌人来说,这简直是噩梦。

万幸,对于这四名奄奄一息的乐师来说,噩梦终于到了尽头。

在压制下那三件秘宝的自毁爆炸之后,寂静的压制就渐渐的松弛下来,后继无力。

再一次的,他们感应到了微弱的以太和遥远地仿佛在天边的以太之海。

四人彼此互相看去,眼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厉色。

被一个小辈逼到这个份儿上,大风大浪这么多年,在圣城的阴沟里翻船,可以说已经半世英名丧尽。

现在他们心里已经不存在任何轻蔑小看的心思了,而是将叶清玄当做了大敌。

如他这样的异数,从来就不能等闲视之。

所以,便要拿出拼命的手段了!

转瞬间,禁绝乐师猛然按在自己的胸口,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破洞,鲜血喷涌之中,他体内的乐理重整,领域强行扩散,硬扛着那一片寂静的侵蚀,撑起了一片区域。

性质干涉的剧烈闪光在虚空中纵横游走,与叶清玄的乐理相抗衡着,两人转瞬间陷入交锋之中。

而剩余三人的压力顿时大减。

在禁绝乐师的保护之中,三人身上浮现出了几乎凝结成实质的幻影。

那是距离宿命之章只差一步的心音幻象。

一道仿佛击穿虚空,通往黑暗伸出的电光之环、一颗播撒孢子的血肉蒲公英、还有一只六眼三手仿佛能够分身无数的诡异侏儒。

这都是他们即将完成的终极作品,未来要融入宿命之章,化作他们权杖的本源力量。

而现在,在他们毫不犹豫的鼓催之下,近乎融入了他们所有的力量从虚无中具现,对抗着寂静之梦中那无处不在的压力。

可是在下一瞬,叶清玄却忍不住轻声叹息。

紧接着,四名乐师却身体一震,猛然再次吐出了一口血。

因为叶清玄睁开了眼睛。

随着‘梦寐之境’的消散,寂静之梦也消失无踪。

庞大的压力瞬间消失,对抗的平衡也彻底被打破,瞬间巨大的落差令他们的身体再度遭受重创。

就像是将深海几万米之下的鱼打捞出来,放在空气中一样。巨大的压力差会令它们膨胀成一个可怕的圆球,然后爆炸成粉碎。

乐理纠缠之下,四人齐刷刷地吐出一口鲜血,发出咆哮,羞恼地几乎要发狂:又他?妈?是这一招!

借力导力,利用他们自己的力量去攻击他们自己!

难道你特么就不会堂堂正正的决战么!

原本叶清玄一旦撤销寂静之梦,四名乐师联手所释放的庞大力量就会将他彻底压成粉碎,毫无疑问是自寻死路。

可是在恢复以太感应的瞬间,九霄环佩便再度启动,天梯运转,娴熟而熟练地将那失去控制的庞大压力导入到以太之海中去了。

激起一片惊涛骇浪!

然后便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四名乐师几乎欲哭无泪: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无它,这套路叶清玄太手熟了。

自从他出道以来,敌人就没有和他同级的。叶清玄能活到现在,除了自己底子够硬之外,靠的就是如婊的心机和无耻下流的战术。

对他来说,以小博大只不过是入门基础,倾家荡产一波流才是常态。

赌命而已,不赢就死,不出千才怪!

别说堂堂正正的决战了,叶清玄只听说过堂堂正正的偷袭和正大光明的毒箭。

一开始,他就不惜工本地掌握了主动,将对手拉进了自己的节奏之中,然后不断地通过各种骗术和欺诈,连蒙带骗压出他们的底牌……

他根本就没打算赢,他只是不打算让对面赢而已,当然是怎么添堵怎么来,怎么下流怎么搞。

最重要的是有‘寂静之梦’这一张鬼牌在手,哪怕敌人是四个歪曲级的乐师也有的打!

但最可惜的是,这张鬼牌已经打出去了。

接下来,四个敌人便已经再无顾忌。

倾家荡产一波流的要义便在于,将敌人一波弄死,倘若一波下来,敌人不死的话……那么死的便是你自己了。

叶清玄忍不住苦笑,而夏尔的身体同样地呕出了一口血。

跨越这么远的距离,借助天梯施展寂静之梦,对他来说,消耗巨大。倘若不是天梯为织梦者乐理根基所在,宛如盛水的容器,不会受到梦境干扰的话,他今天就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而现在,已经到极限了。

在夏尔的眼瞳中,月光闪烁明灭,到最后,彻底消散。

天梯断绝。

一片寂静里,四名乐师愣住了,面面相觑。

他们感应到了叶清玄的离去,但是却无法把握:这究竟是他的诡计,还是真的已经一败涂地?

就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夏尔面无表情地从地上站起来,跨前了一步。

不约而同的,四人同时后退,眼神警戒,周身的以太波动越发凌厉。

这个家伙,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绝招?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夏尔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冷笑,然后……推金山倒玉柱地跪了下去!

噗通一声!

夏尔五体投地,趴在地了地上,哭叫道:“大爷饶命啊!我是无辜哒!是叶清玄逼我的!

叶清玄他不是个东西啊!吃喝嫖赌欠了学校三千五百万,带着他的表妹跑路了啊!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卖身还债……”

寂静,漫长的寂静,只有夏尔哭喊的声音。

还有四人越来越难看的面孔。

“你以为……求饶我就会放过你?”

召唤乐师的眼神阴沉,声音沙哑又刺耳。

他迈步上前,手中的萤火虫再度凝聚,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乃至幻化做绚烂群星。

刺骨的杀机笼罩了夏尔,那力量足以将一座建筑摧垮变成平地,也足以将一个人碎尸万段,彻底蒸发!

“事到如今,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已经无法挽回。”

夏尔继续哭叫着:“但请让我趴在地上,聊表歉意呀!”

“趴在地上有什么用!”

召唤乐师怒吼,手掌抬起,无数萤火虫振翅,即将把夏尔碎尸万段。

可下一瞬间,他背后,那一度墙壁轰然破碎。

如雷的铁蹄声从极近的地方迸发,马蹄铁和大地碰撞,迸射火花,散发出令人心神剧震的雷霆巨响。

两匹足足有三米余高的异化巨马无声地疾驰而来,拖曳着一截钢铁车厢,依旧势如破竹地摧垮了墙壁,如同撕裂了一层薄纸,摧枯拉朽。

而就在砖石飞迸之中,那一辆漆黑的马车向前突进,毫不留情地撞在了召唤乐师的身上。在混乱的巨响中,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还有凄厉的惨叫。

紧接着,战马骤然停止,马车在原地飘移,铁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尖锐而高亢的声响。

车厢撞破了两堵墙壁之后,横在了仅存的三人和夏尔康斯坦丁之间。

而在马车的冲撞和碾压之下,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召唤乐师无声地从车轮下面滚出来,血肉模糊,生死不知。

没头没脑的萤火虫四散,射向周围,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之中。

现实证明了夏尔的选择。

――趴下,确实是有用的。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两匹巨马疲惫的喘息。已经彻底扭曲损毁的车厢之上,车门被从内部猛然踹开,落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音。

在车厢里,有白发的年轻人依靠在歪曲断裂的座位上,眼眸宛如月光。

他凝视着地上的夏尔,便露出了笑容。

“师兄,我来救你啦。”(未完待续。)

天津有哪些二乙医院
上海肿瘤医院挂号
贵阳癫痫病排行榜
上海治癫痫病费用
癫痫病治疗郑州哪家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